主页 > U生活网 >三分钟短片‧找回失去的幸福时光 >

三分钟短片‧找回失去的幸福时光


三分钟短片‧找回失去的幸福时光科技产品是为人们生活的方便性而诞生,然而自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普及化以来,不少人不知不觉为科技所驾驭,双眼紧盯着手中的手机、五指不断在荧屏上游移,一天忘记带电话、一天不上社交媒体博个Like,就会变得神不守舍。五个心水清的十七八岁黄毛小子眼见“低头族”日益壮大,特别拍了一辑短片《失去的幸福时光》(That Perfect Picture),以提醒“低头族”多和身边的人直接沟通的重要性,人生中最美好最美丽的风景并不是在那小小的四方框之中。每天在人流如鲫的街道上和交通工具上,跟我们擦身而过的每个陌生人,几乎都是低着头,或听着耳机,或眼睛望着手上的智能手机或是平板电脑,这让一双眼睛越来越离不开的小小荧幕,同时也让我们越来越容易忽略身边正在发生的一些美好事物。五个心水清的十七八岁黄毛小子眼见“低头族”日益壮大,为了提醒科技一族直接沟通的重要性,特别拍了一辑短片《失去的幸福时光》(That Perfect Picture),以一名爱好摄影的男学生为脚本,男生为了追求心目中完美的照片,即使与朋友共聚,双眼也始终专注在单眼相机的观景窗上。而不论何时何地都机不离手的结果,就是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离他而去,照片拍得再精彩,却没有一张是记录着他和朋友最欢乐幸福的时光。因为过度沉迷于一件事而忽略了身边的风景,这仅仅三分钟的短片,成了“低头族”的戳心之作。想一想,你现在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呢?因为眷恋着科技带来的方便,用餐前都是让手机先吃;抢在第一时间拍下美食照片再上载至不同的社交网站,有时候为了取得更好的角度,要整桌饿着肚子的人等你,取得了你心目中的最佳照片以后,食物好不好吃已是其次,你重视的是多少人“Like”了你的照片,给你留言。原属家人或是朋友的聚餐,最后成了你与远在荧幕另一方的人的交流。再不然就是一直在“Selfies”、“Welfies”,然后沉浸在网络世界里,明明坐在一起的一群人全都没有眼神交流,目光都射在荧幕上,话题也在都虚拟空间里发表。在荧幕上看到的美丽世界总教人惊艳,常常暗暗嘀咕何时才能够真正见识,但待真正有机会细细欣赏眼前那一片美丽时,却又只顾着拍照……我们其实都跟《失去的幸福时光》短片里的男主角一样,把自己的世界囿于小小的荧幕里,忽略身边许多的美好。5男生为好玩角逐年轻电影人奖《失去的幸福时光》是Ocrux Studios的其中一个作品,但其实Ocrux Studios并不是个真正的摄影棚,它只是几个正在追求梦想的热血小男生,黄嘉盛、林淳哲、谢建礼、李颂扬及曾繁进所组成的小团队,5人一手包办剧本、导演,拍摄和后製,甚至是配乐的工作。细嚼《失去的幸福时光》,确实是流露出学生作品的一丝青涩。他们当中有几个是摄影学会的成员,或许,你会以为他们都是接受过专业的摄影及广播培训;其实不然,他们有许多的知识都是从网上习得的。而促使他们聚在一起的原因,就是要替黄嘉盛完成一部短片,以角逐总奖金高达7万美元(26万令吉)的“我的罗德影片”国际微电影大赛。黄嘉盛说,他的目标是要赢得“我的罗德影片”国际微电影大赛的年轻电影人奖,那是为未满18岁的参赛者而设的奖项。黄嘉盛是在多年前拥有了第一部摄影机以后,便爱上了摄影,后来在网上知道有这幺一个比赛而决定去挑战。至于参加比赛的最终目的是甚幺?(除了负责配音、因事缺席的曾繁进)他们皆异口同声说,就为好玩(Fun)。青春热血全写在他们稚气的脸孔上。5人也都还是大学预备班的学生,待完成A Level考试以后,就要确定自己未来的方向,为各自梦想前程各奔西东。然而,他们如今热爱的导演、摄影师这些都不是他们的志愿,他们都想当工程师、精算师,这一部为彼此兴趣、好玩而出炉的结晶品,无疑是他们青春毕业礼前的重要纪念。有些事情,现在如果不做,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做了。最难忘轻快铁内偷偷拍摄《失去的幸福时光》的拍摄仅花了三天的时间,场景都选在学校、草场及轻快铁上。黄嘉盛称,在正在行驶中的轻快铁内进行拍摄最教他难忘,也是最具挑战性的。“车厢里人来人往,还要担心被管理员发现,回想起来是蛮刺激的一个体验。”拍摄与学校的分组报告不一样,讲求的是团队精神,分秒必争,每一个人都必须做好手中的工作,剧本要背熟、场记、镜头取景、分镜安排,还要兼顾突发情况,黄嘉盛、林淳哲、谢建礼及李颂扬四个大男生接受本报专访时声称,这是一个很特别的学习体验。人生中有许多事,是课本没办法清楚说明而必须靠自己去摸索的。《That Perfect Picture》剧情《失去的幸福时光》里的男主角是个摄影爱好者,总是随身携带单眼相机,遇到好天气就拍云,看到漂亮的花就会给它一个特写,朋友聚会时,他永远都是那个摄影师,为大家捕捉欢乐时刻。在食堂,他可以为了给自己的午餐――一盘炒麵拍照,而陷入“忘我”的境界,就连撞到了同学,挡住了她的去路也浑然不觉。几个同学坐在草场旁聊天时,他也是把目光专注在球场上的健儿,结果其中一名球员疑不满他在未取得他同意的情况下拍照,愤而教训他,害怕的他只能不停地跑,祈求躲过球员的追赶。男主角就是这样,盲目地追求他心目中最完美的一张照片,朋友跟他说过甚幺,他全没放在心上,慢慢的,身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远离他,再也没有人在他专注拍照时,提醒他过马路要小心,也没有人问他,午餐想吃甚幺,原来热闹的餐座仅剩下他一个人,回家的轻快铁上,也只有他一个人。每按一下快门后,男主角想即时与身边的人分享时,才发现不知从甚幺时候开始,就只剩下他一个人,直到有一次,他在摄影时看到两个好友用手机自拍时,他才意识到,有些欢乐时光是需要互相分享的。回到家以后,他翻开自己的摄影作品集,从风景、文化到人物,一页一页翻至属于个人的幸福时光时,那一页却是空白的,他这才发现自己错过了许多。反思甚幺是生活真正重要事情黄嘉盛是《失去的幸福时光》的导演兼编剧,在构思此剧本时,他想起了自己,也看到了自己。“我们很擅长在网络上沟通,用微信、打email(电邮),却少了面对面的沟通。有些人在家,甚至也是用手机与父母说话……”他庆幸自己的看见,还来得及改变这样的生活方式,也希望《失去的幸福时光》可以提醒“低头族”,到底甚幺才是生活里真正重要的事情。“有时候,我们全神贯注地做一件事并非不好,只是我们经常忘记甚幺才是让我们真正快乐的事情。”许多参与《失去的幸福时光》幕后班底,包括演员本身亦从此小剧本中看见了这一点。饰演男主角摄影师的谢建礼说,爱摄影本来就不是一件坏事,此剧只是以摄影作引子,再让大家省思。关于“我的罗德影片”“我的罗德影片”国际微电影大赛是由澳洲悉尼-专业音频设备製造商RODE罗德麦克风主办,总奖金奖品超过7万美元(约26万令吉)。去年举办首届的比赛,吸引了76个国家和地区,共1120份作品参加,因获得国际电影製作圈的广泛参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微电影大赛。今年“我的罗德影片”评委阵容包括Philip Bloom、Ryan Connolly、Vincent LaForet和Rodney Charters。其中三个最大奖有评委短片奖、评委BTS(幕后拍摄花絮)奖、万众之选奖,各可获价值4万美元(约15万令吉)的电影製作器材,而于2015年新增年轻电影人奖,目标是找到一名未满18岁的新晋电影製片人,获胜者可获得价值2万美元(约7万5000令吉)的器材。其他技术奖项包括:最佳摄影、最佳艺术指导、最佳视觉效果、最佳表演、最佳音响设计、最佳原声音乐、最佳拍摄位置及最佳手机摄影。参赛者必须以罗德产品拍摄一段不长于3分钟的原创视频短片,和一段幕后短片,再将作品提交至官网http://www.myrodereel.com即可。/副刊‧报道:张欣薇‧2015.06.30

上一篇: 下一篇:

Jabra 推出运动型后挂式蓝牙耳机

JabraElite85h无线降噪Headphones续航力

JabraStorm蓝牙耳机颳起宁静体验

Jabra两款运动耳机Move - Sport Pulse 台湾登场

Jabra推出PanaCast视讯摄影机小型会议室也能无死角

Jabra推出SOLEMATE系列新款NFC多彩蓝牙喇叭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生活尽美生活网|在线生活服务指南网|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800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