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壹生活 >《影想人生》亲爱的家 >

《影想人生》亲爱的家


◎徐砚美

《说文解字》中,对于「亲」这个字的解释,除了「辛」是有关它发音的声符之外,是用「至」这个字来作为它的解释,也就是「情意恳到」之意。指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到达一个最恳切的关係时,就叫做「亲」。

但随着时代变迁,现代人对「亲」的定义逐渐淡化、异化,父母、兄弟姊妹的关係,不再像既往连结一个人生命经历的「必要」,反而,被现代人认为是一种「负担」。这让我们跟没有血缘关係的朋友,例如教会的弟兄姊妹相处起来感觉更加地轻省,更加地让我们「感觉良好」。可是,这样真的是「好」的吗?到底我们经历了甚幺样的过程,让我们有这样的转变?

《小偷家族》无血缘的深层羁绊
2018年被誉为最会说「家庭故事」的导演是枝裕和,执导了一部名为《小偷家族》的作品。

故事背景叙述一个屋檐下,没有血缘却相互依偎的一家人,其组成是打工地零工的父亲柴田治(中川雅也饰),而母亲信代(安藤樱饰)是工厂的女工,家里的「奶奶」初枝(是母亲信代同父异母的姊姊(已逝演员树木希林饰),甚至她所领的老人年金也成为家中经济的支柱之一,还有靠着特种行业赚取生活费的姊姊亚纪(有钱人家的翘家少女,松岗茉优饰),以及被父亲自小教导偷窃的小男孩祥太(治所收养的孤儿,城桧吏饰)。

电影一开始就拍摄一段治与祥太在超市偷窃的情节,他们技巧纯熟,在店员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轻鬆得手。回到家的路上,他们心满意足地吃着热腾腾的可乐饼,看到一间公寓的栏杆处,有一个瘦小的小女孩,望着街上。从对白中,观众可以发现,小女孩已经不只一次这样,而是长时间无人照管。治便心生恻隐将小女孩百合(佐佐木光结饰)带回家。后来发现,她瘦弱且身上伤痕累累,明显有受虐的情况,「家人们」集体开会讨论决定要收养她,他们为她剪髮,并且给了她新的名字「凛」。

这个「非典型」的家庭,有着各种「非典型」的价值观,特别是「金钱观」。但是,我们却感受到导演是枝裕和不带任何「道德批判」的叙事,中性陈述在社会底层一种「教育失能」下的家庭样态。而正因这种「中性」,反而让我们在观看时产生极大的伤感与无奈,包括看到信代在回家的路上,对于小孩是否要叫她一声「妈妈」而被触动,一抹複杂的神色挂上脸后又随即掩盖。这在伦理上毫无「亲」可言的家庭,在一家人前往海边郊游时,是那样的彼此相爱相依,却又在「奶奶」初枝过世时,为了生存,冷淡地将她银行里的钱全部领取。

在整部电影中看见一个宛若《圣经》中「行淫中被抓住要拿石头打死的妇人」,许多情节都不容于我们心中道德的量尺,可是却在导演的处理之下被反诘:「我们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时刻?」甚至,到最后这家人还是因为各种「东窗事发」而被拆散,当信代入狱,孩子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中,我们看见的,是孩子对于这个「非典型」家庭的依恋与羁绊是那样真实的,我们不禁会想,究竟甚幺是「亲」?甚幺是「爱」呢?

《影想人生》亲爱的家

《相爱相亲》无相处的挚爱关係
2017年年底,由张艾嘉自编、自导、自演的作品《相爱相亲》故事也是同样触及这个议题──甚幺是「亲」?甚幺是「爱」?

故事叙述一位职业教师岳慧英(张艾嘉饰)因母亲过世,便希望将父亲的墓迁至与母亲合葬,却卡在父亲早年在乡下有一位妻子,而慧英的母亲是其父亲离家至城市里工作后再娶的,这一份矛盾,让下一代做女儿的「心愿」触礁。在乡下长久等待始终没有放弃的「婆婆」(吴彦姝饰),并不同意慧英想要迁坟的举动,两人甚至各自要向政府提出申诉,也各自要证明自己与亲人之间的关係。

两代的矛盾,同时也在故事提到慧英的女儿薇薇(郎月婷饰)时,延续到了第三代。在电视台当製作助理的薇薇与母亲慧英在生活上有诸多龃龉,慧英不认同薇薇年轻一辈的许多价值观,同时,薇薇爱上了一个在酒吧驻唱的歌手阿达(宋宁峰饰),阿达背着吉他四海为家、交友广阔的性格,一方面让薇薇感到可以暂离家中严格的管控,但也与她自小在家中培养的价值观有所冲突,令她自己陷入两难。而她也因为工作缘故,要将母亲与「婆婆」之间的故事变成节目的内容,这个举措引起了母亲慧英大为光火。

可是纪录婆婆的过程中,薇薇渐渐地明白到他们这一辈年轻人难以理解的情感关係,就是婚姻的「承诺」所带来的情感力量,远远超过现代人所说的「只是一张纸」的关係。婆婆收藏着每一封薇薇外公寄回乡下的信件,其中没有谈及任何一个「爱」字,全部都是各个节日寄回的钱,可是,在婆婆的眼中,却是最真挚的「爱」,即使,薇薇的外公再也没有回到乡下。

三代的矛盾,都建立在辩证到底是要「亲」才有「爱」,还是「爱」才称作「亲」的议题上。而我认为电影并没有一定要给予我们一个答案,导演张艾嘉是透过这个辩证的过程,让我们看到两个对照组,一个是日夜思念,一个是朝夕相处;一个是在一起,一个是不在一起的在一起。亲与爱的样态,在被真实的呈现后,我们得以发现它绝对不只一种。

爱与认同感的永恆追寻
我认为,两部电影都值得我们去思想的是,「家庭」作为生而为人一生的「功课」的原因在于,我们始终无法去选择我们要出生于甚幺样的家庭,拥有甚幺样的家庭成员,因此,相处本身就是一件「难事」。同时,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本身不会对「智慧」与「道德」产生必要感,可是,却对于「爱」与「认同」产生需求。这就是《小偷家族》中让我们看到最真实的矛盾,一个具有爱与认同的环境是会让人依恋与产生羁绊的,甚至超越了物质的给予,也超越了血缘的关係。

《圣经》诗篇八十四篇整篇都在叙述诗人渴望住在神的同在当中,第3节提到:「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着房屋,燕子为自己找着菢雏之窝。」我想,一个既亲且爱的家有一个最大的重点,就是这句经文中的「为自己找着」,也就是说,它是会让人「主动」想要留在那里,且同时家里又「主动」张开双臂迎接每一个人的居所在。

透过这两部电影,我们得以重新去思考,无论是我们的原生家庭或是教会,神的家,亲与爱的建立都不是先去思考规则、教条「应该」怎幺做,而是因着上帝的爱,让人在祂的同在之中,获得改变的力量,让「亲」的非必要成为「想要」,让「爱」的需求也得到满足。



上一篇: 下一篇:

李良树话当年‧专栏作者做遍报界各职‧43年看破人情冷暖

李芳信:考察槟隆环境27台商有意投资大马

李若凡 【日圆】强势续受环球风险支持

李若凡 【欧罗】欧央行献上大礼包

李若凡 【澳纽元】减息致货币屡创新低

李若凡 全球未致衰退 储局减息手轻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生活尽美生活网|在线生活服务指南网|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代理 菲律宾sunbet官网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