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壹生活 >Uber 执行长「踩着别人的脚趾前进」,卡拉尼克争议四起 >

Uber 执行长「踩着别人的脚趾前进」,卡拉尼克争议四起


Uber 执行长「踩着别人的脚趾前进」,卡拉尼克争议四起

Uber 执行长卡拉尼克凭着好勇斗狠,将 Uber 打造成硅谷历来规模最大的新创公司,但随着内部各种争议不断出现,投资人纷纷在问:Uber 股票上市前,是否应该把他换下来?

对 Uber 执行长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来说,「踩着别人的脚趾前进」是好事;而「服从领导」「忙、冲、猛」等口号,也被标榜为公司的核心价值。卡拉尼克凭着这种「专横」,把一个普通的叫车公司在 7 年内,经营成一个全球性企业,市值 700 亿美元的 Uber,如今比硅谷史上任何一家科技新创业公司都更大、更有钱。卡拉尼克的行事风格塑造了 Uber,只是未来是福是祸还是未知数。

Uber 早期投资者、谘商人塔斯克(Bradley Tusk)说:「Uber 有今天,是因为他;没有他,Uber 不会有这种身价。」然而,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让 Uber 的价值和市值受到挑战,也让人质疑:卡拉尼克是否踩了太多人的脚趾?他是否练达到足以领导公司公开上市?

争议不断,Uber 想挖人才救火

Uber 的危机上月开始浮出水面,离职女工程师傅勒(Susan Fowler)在个人部落格里控诉在 Uber 工作时遭上司性骚扰,指 Uber 内部充满性歧视、人事部门不理会她的申诉。卡拉尼克的回应是,傅勒的指控内容「令人震惊、违反 Uber 理念」,已责成特别小组处理。

其他不愉快的事件纷至沓来: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告 Uber 窃取商业机密及自动驾驶汽车智慧财产权;卡拉尼克在 Uber 出租汽车上与司机发生口角,两人脣枪舌剑的短片延烧到网路;两名主管与人工智慧第一把交椅研究员相继离职;Uber 祕密计画「Greyball」曝光,引起官员口诛笔伐。

为了应付危机,卡拉尼克再次表现出要洗心革面。「我必须彻彻底底改变领导风格。我需要统御上的帮助,而我志在必得。」在顾客不满、投资人批评 Uber 的「毒文化」下,卡拉尼克最近说,他打算延聘一位实力与其旗鼓相当的营运长,而在脸书上市前辅翼祖克柏、让脸书步入坦途的营运长桑柏格(Sheryl Sandberg)是适当人选。

延揽受各界看重的营运长有助安抚投资人。儘管最近失误连连,大部分投资人并未弃卡拉尼克而去。Uber 的早期投资人卡拉卡尼斯(Jason Calacanis)说:「我很庆幸卡拉尼克知道问题所在而速战速决;有一位世界级的营运长替他分忧分劳,卡拉尼克就有一些喘息和成长的空间。」

不过,其他与卡拉尼克共事过的人却说,卡拉尼克从 2009 年起就出任 Uber 执行长,已经习惯大权独揽和自己出面到处救火,至少有一名股东担心卡拉尼克可能不是领导公司迈向公开上市的理想人选。这名股东说:「这时他应继续做他的发明长和问题解决长,让一位『大人』来当执行长。」

股东们也担心卡拉尼克激进的领导风格,认为卡拉尼克的副手对他太唯命是从。一名股东说:「他显然搞出一套卡拉尼克个人崇拜,最后变得非常有破坏性。他必须改变公司的文化,要这幺做就需要把不怕说真话的人,安插在必要位置上,有权威去改革。」

豺狼思想, 把公司搞得像地狱

受到抨击的不仅是卡拉尼克个人的领导风格,还有他的价值观,而无疑 Uber 就是建立在这些价值观上。

Uber 有「14 大原则」,其中一则是「要有称霸心态」。卡拉尼克也心仪作家兰德(Ayn Rand)所建立的自我依赖哲学,曾用兰德的《源泉》(The Fountainhead)做他的推特档案照片。兰德在书中对主角企业家的推崇,无疑让卡拉尼克非常认同。

卡拉尼克靠两家风雨飘摇的小公司起家(其中一家现已关门),这种经验培育出他满腔斗志和满脑子的创业思维,而这种精神往往能够开花结果。他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讲话或是在员工大会中给员工打气,都将 Uber 精神讲得精闢到家──把运输做得与自来水一样方便、可靠,到处都有、人人可喝。

但是他一手创建的工作场所,即使以美国新兴科技公司来看,也近似「炼狱」。离职员工表示,他们的工作时数不是人干的,同事间当「仁」不让不输华尔街。一名离职员工说:「Uber 的办公室像一具电锯,充满敌意文化。」他说,Uber 的快速成长产生了领导真空,员工不会友善地彼此提供情报,每个人都希望抢先一步升迁。傅勒部落格说,公司里的勾心斗角就像《权力游戏》(Game of Thrones)电视剧。

Uber 自己说,有些人愈有挑战愈能发挥,但 Uber 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人力资源猎头公司 SCGC 总裁尚帕涅(Guillaume Champagne)说,Uber 和线上租房服务网 Airbnb 代表的是硅谷文化光谱的极端。他说:「Uber 代表的是高品质、阳刚、力求表现的文化;而 Airbnb 文化主要是阴柔、背负使命感,比较不注重短期表现。大部分的科技公司则介乎两者之间。」

仍在 Uber 做事的人形容工作气氛极具竞争性,一如兰德书中的叙述。一名离职员工说:「那里的文化是:不成功是你的错。你一个人要负责成败。」这种想法 Uber 的司机也有。他们不是 Uber 的员工,而是独立的立约人,司机中也有些会抱怨买了车后他们赚不到钱、生活不得温饱。卡拉尼克在那则走红网路的短片中听到司机发牢骚时,回应:「有些人自己出问题了,却怪别人。」卡拉尼克后来为此公开道歉,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

Uber 不惜一切要赢的心态,也伤害到他与全球法治机关的关係,最新一桩公案是 Greyball 的曝光。Uber 可以靠这个科技辨识使用人是竞争对手或执法官员,这些人要雇车时,Greyball 可以秀出假的 App,而在 Uber 仍属非法经营的城市中,Greyball 能够挡下当局的稽查行动。

Uber 近日宣布会评估 Greyball 的使用正当性,也禁止员工用它来对付主管机关,但它的曝光让攻击 Uber 的人更振振有词,认定 Uber 无所不用其极。

股东难耐,改找创办人沟通

Uber 最近的争议,主要归因于卡拉尼克建立的文化所造成,这不禁让人质疑,卡拉尼克这个繫铃人是不是解铃人?Uber 终须发行初始股,闹钟滴答在响,一天比一天近。卡拉尼克本人从未表示有公开发行股票的意愿,反倒说过要尽量延后。投资人原本希望明年可以一圆此梦,而现在有人已私下表示,他们希望等到 2019 年再说,因为恢复公司的元气需要那幺久的时间。

一名股东表示,部分投资人最近绕过卡拉尼克,直接与 Uber 的创始人凯普(Garrett Camp)沟通。凯普也是公司的大股东,不过要一脚踢开卡拉尼克,也是个挑战;卡拉尼克、凯普和资深副总裁葛拉维斯(Ryan Graves)3 人控制公司的多数股权。Uber 早年发行的股票,具有一股抵十票的超级投票权。

不过,最近的连番危机对公司的业务冲击有限。Uber 快速成长,去年第三季营收比一年前的营收翻了 3 倍,达到 17 亿美元。这样的业绩让公关危机显得只是次要。

性骚扰指控上月传出后,Uber 美国市场市佔率只小幅下跌──卡拉尼克的名字一度出现在川普总统的企业顾问名单上,性骚扰的杀伤力反而比较大。根据内线消息,Uber 的司机 3 月中旬在美国创下行驶趟数的纪录。

卡拉尼克可能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建立了一个不择手段的公司,但是在丑闻爆发前,仍公认是一家成功的企业,一如他在口角短片中说的:「如果我没採取我採取的手段,我们早被打败了。」

但是上市公司投资人不会忍受这种不顾一切求突破的作风,聘请理想的营运长也许可以牵制卡拉尼克,只是员工不认为他会改变。一名离职员工说:「每个人都知道卡拉尼克是何许人;即使他带着鳄鱼的眼泪回来,发生那幺多次了,人人都知道他心里的盘算是什幺。」



上一篇: 下一篇:

$29.9买到!IKEA 10件圣诞浪漫灯饰摆设推介

$298 寿司Omakase 午餐!铜锣湾新鮨店 即握9件寿

$3,000 唔洗:Asus FonePad 6 六寸全高清平板手机测试

$3,090 抢闸复活节套票

$3,099 超平价 GTX 1070 开箱速试$3,099

$3,298 低价抢滩:首款 WM65 HTC Touch2 上市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生活尽美生活网|在线生活服务指南网|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注册送28体验金游戏网站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电子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