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G壹生活 >「想」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已是扭转情绪问题的一种力量 >

「想」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已是扭转情绪问题的一种力量


因为某些原因,我和一些有情绪疾病或精神疾病人士有来往,有时也要跟精神科医生和临床心理学家打交道。我唸过Abnormal psychology,当然知道精神疾病其中一个分类法是neurosis和psychosis,也知道它们之间的分别。我也唸过精神科医生George L Engel的生理心理社会模型(biopsychosocial model),知道有些病的生理因素十分重,例如遗传及怀孕期间胎儿发展等因素影响脑部结构,很难从心理上处理。

可是除了这类较为极端的情况之外,一般情绪疾病或精神疾病患,都是生理、心理和社会(环境因素)互相影响下形成。三大因素中,生理和社会因素较难控制;至于心理因素,包括认知方式较能自主和自控。不少研究亦证明,透过认知练习改变脑神经迴路,是有可能的。

可是,我接触的情绪疾病或精神疾病,不少却抱着「脑袋有事」、「控制不住」、「我也不想」等态度,就觉得情绪问题不关自己事。有些朋友天天埋怨自己的情况,每当我问,既然你不想要这个情况,你觉得有什幺可以做的?他们就往往说是脑的问题,除了吃药,没有办法,可是另一方面却又抱怨吃了那幺多年药一点改善都没有。然后,每一次又重複申诉那些问题。

一次,我在脸书写了一点个人感想:

有医护人员看了很不满,他说每天实际工作接触不少思觉失调症患者,脑部都有先天问题,导致幻觉、妄想等,不是单靠心理、意志就能控制。

其实,我没有否定医护人员所说的生理角度。

然而我之前一直强调「除了一些明显是脑部问题导致的情况,如脑退化、脑损坏等等」,已撇开这一部分来说,而我接触很多身心疾病,包括情绪或精神问题,不是单一成因导致的,而是生理、心理、社会三大範畴的一篮子因素互为因果、交错下形成。

虽然,生理心理社会模型不应该被视为一个就手、方便的解释,什幺都交给一篮子因素,乾手净脚;不过,这个模型在很多情况下是比较符合现实的解释。我更加没有说心理治疗是万能的,假如说心理治疗万能,就等如说单单心理因素就能决定一切。我之所以那幺强调心理因素的原因,其中之一,正是前面提及在「生理、心理,和社会因素」中,当事人「比较」能够自主、自决的就是心理因素,假如连这个也放弃了,就等同放弃了自主、自决。

另一原因,是从我的观察经验之中,医护人员提出的生理角度,很容易被一些病友当成借口,强化情绪问题。正如文章开始时说过,我接触的情绪疾病及精神疾病朋友当中,不少喜欢归咎生理因素,例如说自己脑有事、自己也控制不到自己、自己也不想等等,宁愿吃药,放弃自主、自决。很多时,他们便经常放大自己的不开心,弄得更不快乐。某些行为其实是可以改变的,例如「尝试」改变一下看法,已经可以减少一部分不快乐。但当生理因素成为了借口,例如归咎脑有事,认为只有吃药才能控制他们的情绪,结果他们继续纵容这些思维方式。

我想到一个叫做控制点(locus of control)的理论,就是一个人相信事情由外在条件或情况控制或是由自己主宰。你问我的话我会说现实应该各有一些,不能说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但过份推说外在条件,如命运、环境等,会令人不去主宰自己。当然这个理论本身的讲法不止这些,但基本上,若把一切归咎外在条件,就会放弃自主,明明有些事情可以做也不去做。

当然,假如生理有毛病,心理也会受到影响,这是可以理解的。例如你头痛,或身体不适的时候,也没心情。叫你冷静一点、或去玩、去放鬆一下,你也不想去做。

但即使这样,我仍然认为,除非脑部明显有问题,如脑损坏、萎缩、发育不健全等等,否则,某程度上,自己的情绪等仍可以自主、自决,即使不容易也可朝这方向想。但当人们过份强调biological model,什幺都说自己身体有病、脑有事,就成了不愿意尝试改变的理由。

还有一个我对医护人员取向有点保留的原因,就是:「你医得好吗?」到目前为止,从生理模式去处理情绪疾病或精神疾病到临方法就是药物。认识一些有情绪疾病或精神疾病的朋友,即使吃了五年、八年药,仍要靠药物控制症状。他们的精神科医生也告诉吃药只能够暂时控制症状,鼓励他们接受心理治疗才是长远之道。

对一些较严重的症状,如自杀念头,儘快控制住症状看来的确非常重要。情绪问题、精神问题,除了上面一直强调少数是真真正正的生理问题,如遗传、怀孕期因素等导致,不少其实是生活上,适应、认知方面出了问题引致的情绪,长期的适应困难带来长期情绪困扰便会影响身体,如腺体和大脑神经传导物等,继而产生出一些症状。吃药也许能够暂时减轻生理方面的症状,但生活上的调适、认知方式等等,仍然要去处理。

心理问题要从心理上处理,觉得这些问题无非是大脑化学物失调,好像伤风感冒那样吃药就行了,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近廿年脑神经科学有海量研究,证明人的认知方式(思维)能够影响及改变大脑,例如可开发出新的神经迴路,这种能力被称为脑神经可塑性(neural plasticity)。除非脑部真的严重损毁、萎缩、发育不全等,否则对脑神经科学家来说,训练脑部和锻鍊肌肉并无分别(Richard Davidson),重点是重複、有恆心地训练某种思考方式,大约8个星期,已经可产生实质、可观察的变化了。

当然,仍然要靠自己努力练习,并且持之以恆,才有望改变大脑结构。而有情绪疾病的朋友,叫他们有恆心地做练习才是最难的。「脑有事」、「控制不到」、「我也不想」等信念,是惯用不尝试锻鍊大脑的理由(只是影响程度多少的问题)。

我不是否定生理因素,只是不想人们过份强调、归咎生理因素,令人明明还可尝试其它方式,也多了些借口,连一点也不做。此外,我不太认同一些专业人士用那种「专业口吻」否定其它取向,尤其是一些有根有据的取向。毕竟,医疗制度建立的流程、开刀、开药等,你的专业很在行,但是,人怎样思考乃至情绪如何影响生理等各种研究,这方面你也许不那幺在行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楷行草三体对照表,参考实用!

楼一安谈台北歌手:被曲解的吕赫若

楼上书店:不觉得只有杀街和维持现状两种可能

楼上单位漏水,怎办?

楼上把天花板撞穿了?网友开启了「玩梗」模式

楼上把天花板撞穿了?网友开启了「迫害」模式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生活尽美生活网|在线生活服务指南网|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版水浒传现金送分